English 联系我们
工 作 动 态
信 息 摘 编
地 方 动 态
通 知 公 告
 
您好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 >> 工作动态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中国医药记忆】倾听草木“心声”的采药人
2019年09月16日 发布     浏览:


/图 陈淑贤 黄清泉

出发啰!日前,广西壮族自治区食品药品检验所(以下简称广西食药检所)中药民族药室生药组的4名技术人员,麻利地把锄头、锨子、掘铲、柴刀、枝剪、相机、采集版本等工具装进汽车后备厢,驱车前往百色、靖西等地,采集滇桂艾纳香、玉叶金花等民族药材样品,为接下来的检验、科研、标准物质制备等工作做准备。

每年,根据承接任务和药材生长地理位置、花期、果期的不同,广西食药检所的工作人员会分赴全国各地采集药材十几次。承担采药任务的都是中药民族药室的技术人员,他们被所里人称为采药人。采集回来的药材标本在生产、科研、检验等领域具有参照与借鉴作用,可解决常用中药材、中药饮片、民族药真伪优劣质量鉴别问题,提高生产企业质量控制人员的中药材检验能力和疑难中药材鉴别水平。

广西食药检所自1953年成立以来,采药工作一直持续到现在。60多年来,采药人用严谨求实的态度、敏锐锋利的眼睛、不辞辛劳的韧劲,抒写着坚守的篇章。

遵从自然变化规律、听从药材心声,才能采集到合格的药材,因此采药的前期准备工作需要做足做深。广西食药检所有着以老带新的传统,出发前,由经验丰富的老采药人向新人强调野外采集注意事项,包括采集目标花期、生境、形态、分类等。比如生境在路旁山坡的大叶桉应该沿途搜索,生境在河沟水田边的水田七、红根草应该在有山谷水沟的地方搜寻,对农药敏感的药材需要深入山岭林间采集等。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交通非常不便,老一辈采药人想采集到合适的药材,只能乘坐长途汽车辗转到县城,然后在当地向导的带领下,步行到村镇、山坳口,登山采药。为了避免来回奔波耽误时间,他们往往要身背几天的干粮,上山后就在当地村民家借宿。当年,李振东、温尚开为了研究地枫皮、杜仲藤等民族药材的基原,搭乘长途汽车先到百色,然后转车到德保县,在向导的带领下深入崇山峻岭环绕的大楞乡,背着干粮、带着行李和标本夹,在大王岭山区调研、采集样品。山区人烟稀少,晚上经常要露宿野外。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交通便利了一些,长途汽车能到达的地方多了,所里也配备了汽车。但由于交通路网仍不够发达,采集范围有限,路程仍然很辛苦。黄燮才为了采集壮药材鸡血藤,深入广西西部十万大山的原始密林中,那里毒虫蛇蝎遍布,还有随时会掉落身上吸血的山蚂蟥。1988年,为了采集瑶药九牛五虎十八钻的植物基源,采药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曾经的采药人韦家福感慨地说:我们那时为了采集到合适的药材,要走很远的山路,白天上山采药,晚上在农户家修剪植物标本、压制腊叶标本,经常忙到半夜。

到了新世纪,飞机、高铁、高速公路、村村通工程都为采药工作提供了便利条件。此时采集的药材不局限于一个地域范围内,而是广覆盖、大范围。2018年开展泽泻、滇桂艾纳香、小叶金花草等药材的研究工作时,采药人就奔赴四川、福建、云南、湖南、广东等地采集,更多来源、更丰富的样本为接下来的研究工作夯实了基础。

一路奔波,栉风沐雨,采药人心中不变的是对药品检验的执着和对药品质量的坚守。近年来,广西食药检所为促进中医药和民族医药事业发展,推动实施壮瑶医药振兴计划,完成了广西法定壮药质量标准体系规范化研究项目,出版了《广西壮族自治区壮药质量标准》《广西壮族自治区瑶药材质量标准》等8部民族药专著。其中两面针、走马胎等壮瑶药材都需要采药人深入山林、跋山涉水仔细寻找。在采集过程中,他们严格把关,要求每种民族药选择不同产地采集溯源小样2~3批,对照药材大样2批,大样、小样分别在不同地点进行采集。

把关药材质量、为药品检验把好第一个关口是每个采药人义不容辞的责任,一代代采药人薪火相传,行走于山林河谷之间。他们精益求精,倾听药材心声,寻找符合标准的药材;他们坚守本心,为药品检验事业发展贡献力量。(作者单位为广西壮族自治区食品药品检验所)

版权所有 © 广西壮族自治区食品药品检验所(中华人民共和国广西口岸药品检验所、广西壮族自治区药品包装材料容器产品检测中心)
Guangxi Institute For Food and Drug Control(Guangxi Center For Medical Devices Testing)
业务电话:0771-5828908 传真:0771-5827908 E-mail:gxypjysbgs@163.com 网站备案:桂ICP备06016341号   
地址:广西南宁市青秀区青湖路9号 邮编:530021